列表页top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潮流时尚

八年前,得罪富二代被害入狱,出狱后,竟亲眼目睹女友与仇人在床上.

2019-05-17 15:14吉安新闻门户网站编辑:吉安 人气:




第1章 监狱归来
 
 
 
  “洪哥哥,你太……嗯……太坏……坏……”
 
 
 
  站在从前租住的房子前,凌天宇透过门缝,难以置信的看着房间里的情景。
 
 
 
  两具一丝不挂的身体在他床上纠缠。一个是他的女朋友,另一个则是他害他入狱的男人。
 
 
 
  八年了,自己为了替她弟弟报仇,被关在牢里整整八年!谁想到一回家就看见这幅情景?
 
 
 
  房间里又传来一阵高亢的呻吟,凌天宇忍无可忍,一脚踹开了房门。
 
 
 
  床上两人吓了一跳。秦天依慌忙拽起被子,看见站在门边的男人,顿时变了脸色。
 
 
 
  “我当是谁,原来是你的前男友凌天宇啊。”床上的男子看清来人,不由得嗤之以鼻。
 
 
 
  算算时间,今天是他出狱的日子吧?
 
 
 
  八年了,自己也玩了他女友好一段时间。还别说,这两条腿可真是百玩不厌,什么姿势都能驾驭。
 
 
 
  “天宇,我……”
 
 
 
  “闭嘴!” 凌天宇狠狠地打断秦天依。
 
 
 
  “这就是你给我说的,等着我?”
 
 
 
  秦天依无话可说,索性不再伪装,撇了撇嘴说道:“好吧,事到如今,我也就不瞒你了。我早就有男朋友了,上个月刚领了结婚证,喏。”
 
 
 
  她拿起桌上的小红本,在凌天宇眼前晃了晃。
 
 
 
  出轨可不能怨她。凌天宇进去那会儿都已经十八了,判了八年刑,出来就二十六,还能有什么出息?
 
 
 
  凌天宇看着鲜红的结婚证,脸色变得极其阴冷,眼底闪过一抹杀意。
 
 
 
  床上的男人却嗤笑一声,拿出一沓钞票扔在他身上,施舍般的说道:“小子,看你刚出来,这一万块你拿着吧。就当是我上你前女友的费用。”
 
 
 
  “不过你前女友的味儿可真不错,尤其是这两条大长腿,也算是物超所值!”
 
 
 
  男人黝黑的大手在秦天依雪白的大腿上游走。女人欲拒还迎的扭动了两下,最后娇羞的靠进男人怀里。
 
 
 
  “天宇,你拿着吧……毕竟……你刚出来……”
 
 
 
  秦天依的脸上带着春潮涌动的红晕,说话断断续续,明显情难自禁。
 
 
 
  凌天宇看着这对狗男女,心中的怒火燃烧到了极点。
 
 
 
  秦天依找男人他可以谅解,可她找的竟然是打瘫她弟弟,又害自己入狱的元凶——常洪。
 
 
 
  然而秦天依却不觉得常洪有什么错。
 
 
 
  当初和弟弟的冲突只是场误会。他已经出钱治好了弟弟的双腿,也让父母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
 
 
 
  常洪有钱有势,成熟又会玩,比凌天宇这个愣头青不知强上多少倍。
 
 
 
  “不够啊?”常洪见凌天宇无动于衷,又写了张支票扔在他脚边,“你小子胃口还不小。再给你十万,行了吧?”
 
 
 
  秦天依皱起眉头,对凌天宇的态度很不满意。
 
 
 
  即便为她蹲了八年牢房,这些钱也算对得起他了。
 
 
 
  “拿着吧。”她冷冷道,“别给脸不要脸。”
 
 
 
  凌天宇却突然咧嘴一笑,从身上掏出烟盒,点了一根:“秦天依,你是不是觉得我进去了八年,就跟这个世界脱轨了,甚至养不活自己了?”
 
 
 
  “难道不是么?”秦天依嘲讽一笑, “你知道我老公现在月入多少?十万,月入十万,你呢?”
 
 
 
  “就算你是那个以全市第一名考进海北理工大学的天才,进去蹲了八年出来,又能怎样?还不是给人打工,拿个几千的工资而已?凭你的工资,给我买一个包包都不够。别打肿脸充胖子了,拿着吧。”
 
 
 
  秦天依站起身,亲密的挽起常洪的手:“老公,我们走。”
 
 
 
  “对了,凌天宇。” 秦天依回过头,很是可怜的看了一眼自己曾经的男朋友,“我那残留着味道的内裤就留给你吧,还有这床上的痕迹,算是给你留个念想。”
 
 
 
  “老公你不介意吧?”她撒娇的看了一眼常洪。
 
 
 
  “不介意,我介意什么啊?”常洪一双大手不老实的在秦天依身上游走着:“凌天宇,之前的事情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了。”
 
 
 
  “不过说实话,在你们家跟我老婆做,还挺刺激的。要不是不想让我老婆被你看光,我真想当着你的面儿好好的做做。”
 
 
 
  “死鬼,又瞎说,我都满足你的很多想法了,还嫌不满意啊?”秦天依软软的挥着粉拳,对着常洪娇嗔。
 
 
 
  “不说了不说了。”常洪嘿嘿一笑,搂着秦天依准备离开。
 
 
 
  “等等!”凌天宇突然开口。
 
 
 
  “你小子还有事儿?”常洪不耐烦了。刚才他正做的激烈呢,要不是看在秦天依的面儿上,早就对这小子动手了。
 
 
 
  他还没有发泄完,正赶着再去野外玩玩。这小子竟敢叫住他,真以为他不敢动手啊?
 
 
 
  凌天宇却看也不看他,拿起包往地上一倒,里面的东西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秦天依回头一看,顿时傻了眼!
 
 
 
 第2章 可怜的嫂子
 
 
 
  地上堆满了一沓一沓的钞票,足足有一百多万!
 
 
 
  这么多钱,就算是常洪也一下子拿不出来。
 
 
 
  “这有多少钱我也不知道。”凌天宇将烟头扔在地上,碾了两脚,悠悠走到常洪跟前:“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我教训你一顿,这些是医药费,二,我用这些钱找人,让他们来教训你。自己选吧。”
 
 
 
  “什么?”常洪不怒反笑,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凌天宇。他可是有背景的人,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
 
 
 
  “凌天宇,你脑子有病吧?老子是上了你的女人,可那是你女人自愿的。”
 
 
 
  “在老子床上,你女人哪次不是爽上了天?”
 
 
 
  “刚才你在门外也听到了吧?叫得怎么样?是不是比在你床上带感多了?”
 
 
 
  “哦。我忘了。她跟你在一块儿大半年,还没让你上过呢。看来你是废物啊,底下那玩意儿不管用吧。”常洪冷笑的看着凌天宇,他就不信凌天宇敢动他。
 
 
 
  “凌天宇,你别犯傻了。”秦天依不悦的皱起眉头。这个凌天宇,还是和八年前一样莽撞。她老公在海北市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岂是他这种名不经传的小人物能动的?
 
 
 
  凌天宇对秦天依的劝告充耳不闻。他抬头看着常洪,嘴角略微上扬。
 
 
 
  “砰!”
 
 
 
  “咔嚓!”
 
 
 
  凌天宇突然动了,拳头狠狠对着常洪的面部砸了上去。清脆的骨头破碎声响起,常洪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轰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哪怕是天王老子,也得给我付出代价。”
 
 
 
  凌天宇压根儿不管常洪有多大的本事,只知道这逼让他不高兴了。
 
 
 
  只要让他不高兴了,就得付出代价。
 
 
 
  “咔嚓!”
 
 
 
  “啊!”
 
 
 
  ……
 
 
 
  常洪的惨叫声在房间内久久回荡。
 
 
 
  十指连心,每根手指都被硬生生的掰断,痛苦可想而知。
 
 
 
  一旁的秦天依看到这一幕,吓的双腿打起颤来。
 
 
 
  好可怕,这还是八年前那个凌天宇么?
 
 
 
  凌天宇做完这一切,拍了拍手,整理了一下衣服,不屑的看着早已吓瘫的秦天依。
 
 
 
  “不要觉得我一无所有。钱对我来说,不过是个数字,这些钱是给你男人的医药赔偿。”
 
 
 
  凌天宇感觉自己没有什么可难过的,毕竟这个女人和他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他的舞台不在这里。等着他的,是传说中的修真界。
 
 
 
  说来还得谢谢秦天依,要不是为了她,凌天宇也进不了监狱,更得不到那老头儿的传承。
 
 
 
  ……
 
 
 
  凌天宇离开出租屋,准备去看望他未过门的嫂子。
 
 
 
  八年前,父母在得知他判刑后昏了过去,从此没有醒来。哥哥也紧接着出了车祸,不治身亡。
 
 
 
  亲人中,只剩下这个和哥哥订了婚却未能完婚的嫂子。
 
 
 
  “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
 
 
 
  凌天宇坐车去了流海酒吧,走到吧台前,点了一杯最好的红酒。
 
 
 
  “请问一下,苏若曦在这里吗?”
 
 
 
  “你找她干什么?”吧台调酒师小哥饶有兴味的看向他。苏若曦可是狼哥的女人,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打她的主意?
 
 
 
  “我是她弟弟,刚从外边回来。”凌天宇喝了一口红酒,笑着回道。
 
 
 
  “她弟弟?”吧台调酒师小哥一脸狐疑,没听说过苏大美女有弟弟啊?
 
 
 
  看来又是一个找借口接近苏大美女的人。
 
 
 
  “劝你赶紧离开。这些话让我听到也就罢了,要是让狼哥的人听到了,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吧台调酒师小哥善意的提醒他。
 
 
 
  “狼哥?”凌天宇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难道嫂子有了新欢?
 
 
 
  可是每个月探视的时候,没听她说起过男朋友啊?
 
 
 
  就在这时,不远的角落里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吸引了凌天宇的注意。
 
 
 
  “妈的!臭女表子,还他、妈给我装清纯。老子追了你三个月,你竟然给脸不要脸。”
 
 
 
  “草特么的!给老子跪在地上,好好的伺候老子。不然老子现在就扒光你的衣服,上了你。”
 
 
 
  一个光头的中年男子,用脚狠狠踩着一个酒吧女服务员。几个陪酒女花枝招展的围在他身旁,一边献媚着,一边讽刺着地上的女人。
 
 
 
  “真是不知好歹,多少人巴不得让狼哥上呢。都来这种地方工作了,还装什么清纯,都不知道被多少人玩烂了。”
 
 
 
   “还愣着干什么?伺候狼哥啊!”闻声赶过来的酒吧经理杨峰,狠狠地扇了苏若曦一耳光,恨铁不成钢道:“狼哥看上你,那是你的荣幸,这里被狼哥上过的女人, 哪个不是求着再被上一次?跟了狼哥,以后吃香喝辣的都不愁了,要房有房,要车有车,走哪儿都是直着腰走。”
 
 
 
  “我只是来端酒的,不是做那种的。”苏若曦擦了擦嘴角流出来的血,很是倔强的说道。
 
 
 
  “少特么给我装清纯。”杨峰拽住苏若曦的长发,一把将她摁在大肚便便的狼哥跟前,“不伺候狼哥,我就让人去你家‘伺候伺候’你老爹。”
 
 
 
  苏若曦终于放弃了挣扎。
 
 
 
  狼哥淫笑着拉开了裤链。
 
 
 
 第3章 好大的胆子!
 
  
 
  “艹!哪个混蛋砸的?”狼哥一声嚎叫,捂着脑袋站了起来。一个红酒瓶砸在了他的光头上,让他瞬间头破血流。
 
 
 
  这一幕让酒吧彻底安静了下来。居然有人敢动狼哥,不想活了吧。
 
 
 
  “我。”凌天宇的声音响起,缓缓的走了出来。
 
 
 
  “天宇!”苏若曦小跑着扑进他的怀中,哭了出来。
 
 
 
  “嫂子,没事了。”凌天宇忙安慰她。
 
 
 
  “妈的,给我能,这小子!老子要剁碎了他!”狼哥气的火冒三丈,跟他坐在一块儿喝酒的三个兄弟立刻站了起来,拿着瓶子朝凌天宇走去。
 
 
 
  “天宇!快走!”苏若曦忙将凌天宇挡在身后。今天就算自己被侮辱了,也不能让他受到伤害,不然怎么对得起他死去的哥哥和父母?
 
 
 
  “好大的胆子!”不等三人走到凌天宇跟前,一声带着满腔怒火的声音在酒吧门口响起。只见两个身穿西装,跟着十几个小弟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我去!海北两少!”
 
 
 
  “听说他们一句话就可以让海北市震上一震,没有人敢惹的。”
 
 
 
  “可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谁知道啊。”
 
 
 
  “……”
 
 
 
  海北两少带着小弟,径直走到了凌天宇面前。
 
 
 
  “宇哥,太不够意思了吧?出来了也不和哥几个打个招呼。”东方言没好气的捶了凌天宇一拳。
 
 
 
  “对啊。”南风附和道,“不是说好了么?出来时,哥几个开最好的车去接你。真是的,今天可要自罚三杯。”
 
 
 
  “这年轻人是谁啊?竟然可以让海北两少叫哥?”
 
 
 
  两人的称呼,让酒吧内所有人都傻了眼。看似不起眼的一个年轻人,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
 
 
 
  一旁的苏若曦更是震惊的不知所措,这还是自己那个弟弟么?
 
 
 
  “一会儿再说,我先解决一下事情。”凌天宇笑了笑。
 
 
 
  “宇哥,我们来解决,您先坐会。”东方言让小弟搬来一个沙发给凌天宇坐了,紧接着走到狼哥面前。
 
 
 
  “你就是狼哥是吧?”东方言可是暴脾气,一脚踹在了狼哥身上。
 
 
 
  “我特么告诉你,让你们老大猫子跪着来见我,不然你们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跟他废什么话,先废了再说。”南风早就忍不住了,直接让自己的小弟断了他四肢再说。敢找自己宇哥的事情,不自量力。
 
 
 
  “南少,饶命啊,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狼哥已经吓得尿裤裆了。
 
 
 
  可求饶有用么?海北两少的名声谁不知道?他们说出来的话,向来没有收回的可能。
 
 
 
  “咔嚓!咔嚓!”
 
 
 
  狼哥瞬间被断了四肢,这一幕让酒吧内的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个。
 
 
 
  “你叫什么?”凌天宇转向杨峰,眼中透出森森寒意。
 
 
 
  他还记得,刚才这位可是嚣张的很,竟然敢扇自己嫂子耳光。
 
 
 
  “扑通!”杨峰立刻跪在了地上,忙不迭的求饶道:“对不起对不起宇哥,我……我不知道这是你的……你的家人,我要是知道,借我一千个胆子也不敢啊。”
 
 
 
  “我不管你知道不知道,我嫂子脸上这一耳光,你得给我还一千个耳光回来,不然我拧了你的脑袋。”凌天宇扔了嘴中的烟头儿,缓缓的走了过去。
 
 
 
  “不……不……”
 
 
 
  “宇……宇哥……饶了我……”
 
 
 
  “啪!啪!”
 
 
 
  凌天宇左手拽住他的衣领,右手一下接一下的扇在他的脸上。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偌大的酒吧里只听见响亮的耳光声。
 
 
 
  杨峰整个脸肿成了猪头,昏了过去。凌天宇冷笑一声,随手将他抛在角落里。
 
 
 
  “嫂子,我们走吧。”凌天宇回到苏若曦身边,拉起她的手往外走,海北两少赶紧追了上去。
 
 
 
  “宇哥,我们送你。”东方言忙打开法拉利的车门,要送凌天宇回家。
 
 
 
  他们已经给凌天宇备好了房子,是一套一千万的别墅,还给他备了两辆豪车,一辆红色的法拉利,一辆限量版的悍马。
 
 
 
  “你们先回去吧,我今天有点儿事儿,回头再聚。” 凌天宇摆了摆手。给酒吧里那群混蛋一搅和,他还没来得及和嫂子聊一聊。
 
 
 
  “嫂子,去你家行吗?”
 
 
 
  “当然可以,嫂子给你做红烧肉吃。”苏若曦温柔的笑了笑。不管凌天宇在其他人面前有多威风,在她眼中还是那个天真的弟弟。
 
 
 
  “到了,下来吧。”苏若曦让司机停在了一条胡同口,整条胡同就一个路灯,黑不溜秋的。
 
 
 
  “嫂子,你……你就住在这里!?”凌天宇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景象。他记得自己嫂子有房子的,还是三室一厅,在海北也算不错了。
 
 
 
  “在那儿住着不舒服,所以卖了。”苏若曦眼神慌张,忙找了一个借口,带着凌天宇往家走。
 
 
 
  “乒乒乓乓!”
 
 
 
  二人刚走到单元楼门口,就听见一阵打骂声夹在砸东西的声音里传出。
 
 
 
  “老不死的,今天不交出剩下的十万,我就拆了你们这个狗窝!”
 
 
 
 第4章 都得给我付出代价
 
 
 
  “爸!”苏若曦意识到什么,扔下手上的东西,冲了出去。
 
 
 
  凌天宇皱起眉头,紧跟其后。
 
 
 
  阴暗破败的小房间内,苏若曦护着身下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儿,蜷缩在地上,四个年轻男子正对着她拳打脚踢。
 
 
 
  “臭婊、子我告诉你,今天拿不出十万块,你就给我去外面卖!”
 
 
 
  一个染着黄毛的男子趁机摸了苏若曦一把,目露淫光:“反正都要出去卖了,不如咱哥几个先……”
 
 
 
  “砰!”
 
 
 
  一张板凳狠狠地砸在了黄毛男子的头上,鲜红的血瞬间流了一脸。
 
 
 
  黄毛男子惨叫起来,其余三人还来得及反应,就被凌天宇一人一拳头轰倒在地上。
 
 
 
  “滚!”凌天宇双眼一瞪,目露寒光,吓得四人忘记了惨叫,各个逃之夭夭。
 
 
 
  “爸,你没事吧?”苏若曦满脸泪水的将父亲扶到床上。
 
 
 
  老人虚弱的摇了摇头,看见站在房间内的凌天宇,不由得一怔。
 
 
 
  “天宇,你出来了?”
 
 
 
  “苏伯伯!”凌天宇赶忙走上前去。
 
 
 
  “高了,也壮实了,出来了就好。”苏金华上下打量眼前的青年,笑着拍了拍他的胳膊。
 
 
 
  凌天宇点了点头,看着四周寒酸的摆设,忍不住问道:“苏伯伯,房子住的好好的,怎么卖了啊?”
 
 
 
  “唉。”苏金华摇头叹了口气,“当年你哥哥骑自行车被一辆违章行驶的法拉利撞飞。那法拉利撞人后却没有停下来,反而从你哥哥身上碾了过去。”
 
 
 
  “明明是司机酒驾,可他不仅没赔一分钱,还反过来要咱们赔钱。说什么车的红漆被蹭了,要五十万。”
 
 
 
  “没办法,我们只能把房子卖了,又借了五万,可还差十五万。”
 
 
 
  “我这几年的身体也不好,光一个月的医药费就得五六千块。家里面就你嫂子一个人支撑着,同时打好几份工。这样过了几年,勉强又还了五万,唉。”
 
 
 
  凌天宇全身都在颤抖,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他没有想到,嫂子竟然为他们家做了这么多,她大可不必如此。
 
 
 
  “哭啥?”苏金华摇头笑了笑,伸手敲了敲凌天宇的脑袋:“办法总会有的,现在也欠的不多了,就十万,咬咬牙,也就过去了。”
 
 
 
  凌天宇擦去眼泪,用力点了点头。从今以后,这个家由他照顾,要钱,自己给钱,只要能够做到的,自己都会倾尽所有。
 
 
 
  “苏伯伯,钱你们不用操心,我来还,我有这个能力。”凌天宇看着苏金华,目光坚定执着。他不光有能力还钱,还要将哥哥的仇也报了。
 
 
 
  撞死了人还逍遥法外,甚至反过来讹诈嫂子,这件事绝不能就这么算了!
 
 
 
  凭自己现在的能力,要找到这人,只要一个电话。
 
 
 
  大门处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整扇门板倒了下来。十几个小流氓蜂拥而入,把苏若曦团团围在中间。
 
 
 
  一个全身名牌的三十岁男人站在人群最后,挥舞着戴金表的手发号施令。
 
 
 
  “把这个臭婊、子给我扒光了。敢动我兄弟?今天不把你玩死,我豪哥就不是男人!”
 
 
 
  “你们……你们不许过来!”苏若曦慌了,抄起一把菜刀,挥舞着护住身体。
 
 
 
  男人的手下们嬉笑着靠近。小小一把菜刀在他们眼里,和个玩具差不多。
 
 
 
  “砰!”
 
 
 
  就在那些魔爪即将触到苏若曦的娇躯时,一声闷响突然传出,离苏若曦最近的流氓突然吐血倒飞了出去。
 
 
 
  “谁?”一身名牌的男子回过神来,看到自己兄弟摔在地上,有进气没出气,不由得怒火冲天。
 
 
 
  “我!”凌天宇走了出来,双眼内散发着阴冷的杀气,狠狠瞪着眼前这人。
 
 
 
  “你是谁?”男子没有见过凌天宇,苏若曦家里面只有一个快要死的父亲,怎么还有这样一个年轻人?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刚才说的话让我很不爽,不爽的代价就是废了你。”
 
 
 
  “天宇,就是他撞死的你哥哥。”苏若曦看到凌天宇出来,总算松了一口气。自己弟弟认识海北两少,难道这豪哥比海北两少还要厉害?
 
 
 
  “哎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刮了我车的那个二逼的弟弟啊。啧啧啧,没有想到,你出来了?你女朋友是不是那个……什么天啥玩意儿啊?”
 
 
 
  “哦,忘了,她现在是老子兄弟的女人。据说还挺浪的,尤其是那两条大长腿。”
 
 
 
  “说实话,要不是老子的兄弟先上了手,老子非得试试不可。”
 
 
 
  “豪哥,他就是那个二逼蹲监狱的弟弟啊?女朋友都给他戴了好多年的绿帽子了,这小子估计还不知道吧?”豪哥身旁一个戴着大金链子的男子挑衅的看着凌天宇。
 
 
 
  凌天宇的拳头已经捏的咯咯作响。金链子男却不怕死的走了过去,伸手拍向凌天宇的脸颊,笑道:“哎呦,小子挺不忿的啊?恨不得吃了我们?”
 
 
 
  然而笑容很快凝固在了他的脸上。
 
 
 
  凌天宇一把握住他伸过来的右手,像铁钳一般,瞬间将他的手腕拧断!
 
 
 
  “砰!”
 
 
 
  男人还没来得及叫唤,凌天宇已经勾住他的脑袋,把他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在场众人看见那被掰成了反九十度的手,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我不管你有什么背景,有什么爹,只要得罪了我,就都得给我付出代价。”
 
 
 
  “放心,我不会杀你,但我要你一辈子躺在床上。”
 
 
 
  凌天宇接过苏若曦手中的刀,朝着豪哥走了过去……
(来源:中国吉安网)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吉安网-吉安新闻门户网站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中国吉安网-吉安新闻门户网站,转载请必须注明中中国吉安网-吉安新闻门户网站,http://www.jazzcontinuum.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 推荐专题上方


图说新闻

更多>>
初夏换季肌肤告急 面膜密集护理救“肤”君

初夏换季肌肤告急 面膜密集护理救“肤”君


列表页底部广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