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表页top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军事直击

外媒:戈尔巴乔夫你在哪里?西方需要你|克拉克|齐尔考特报告

2019-06-21 14:02吉安新闻门户网站编辑:吉安 人气:


  [文/ 尼尔·克拉克]

  (观察者网李翠萍译自《今日俄罗斯》网站)

  被给予高度评价的美剧《切尔诺贝利》讲述了一个故事,即1986年发生核灾难事故后,当局是如何试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讽刺的是,33年之后的今天,轮到西方领导人学习如何做到讲真话、不欺瞒了。

  有些人认为,正是这次核事故直接导致了苏共垮台。英国《星期日快报》不久前援引了《共产主义的兴衰》一书作者阿奇·布朗教授的一番话:“包括戈尔巴乔夫本人在内的苏联改革派,都以切尔诺贝利事故为例,要求政府强化责任制、更加开诚布公,因为苏联当局最初的反应一点也不公开透明。切尔诺贝利事件成为了苏联体制问题的象征。”

  《今日俄罗斯》网站6月10日刊登知名英国记者尼尔·克拉克文章《切尔诺贝利的教训:现在需要开放政策的是西方》

  切尔诺贝利事故发生后仅仅三年半,柏林墙就倒塌了,而到1991年,苏联也不复存在了。

  很快,西方的意识形态理论家们便幸灾乐祸地说,一个不断向人民撒谎、试图掩盖事实的体制,注定是要失败的。不过,在开放性和讲真话方面,我们西方真的比上世纪80年代的苏联好很多吗?

  想想西方是怎么向公众兜售一连串非法战争的吧。2003年时,我们被告知伊拉克拥有可以在45分钟内完成组装并发射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尽管这种说法明显是错误的,但直到13年后《齐尔考特报告》才姗姗来迟,而且时至今日也没有人因为这场导致100万人死亡和“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兴起的战争而遭到起诉。

  《齐尔考特报告》得出的结论是:伊拉克战争“没有必要”

  2011年,我们又发动了战争,这次的目标是利比亚。西方政客们再一次欺瞒了我们。他们告诉我们,由于卡扎菲上校要屠杀班加西的居民,所以必须轰炸利比亚。直到五年半之后,真相才得以公之于众。2016年9月,英国下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的一份报告认为,“现有证据不支持关于穆阿迈尔·卡扎菲将下令屠杀班加西平民的主张……英国政府当时未能察觉这种对平民的威胁被过于夸大,也未对反政府武装中的极端伊斯兰主义元素给予重视。”

  就这样,我们再次被蒙在鼓里卷入了战争。需要强调的是,欺骗我们的是“亲善的”西方政客,而不是“撒谎成性”苏联政客。这一次,还是没有任何人被问责。利比亚曾经是整个非洲人类发展指数最高的国家,它就这样被摧毁了。利比亚的灾难和伊拉克战争一样,都比切尔诺贝利严重得多,不知HBO准备什么时候把它们搬上荧幕呢?

  2011年10月18日,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克林顿对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进行为期一天的访问。两天后卡扎菲被枪杀。

  西方隐瞒的不仅是非法战争的真相,还有许多其他事情。在切尔诺贝利事故发生三年后,英国发生了希尔斯堡惨案,96名利物浦球迷被踩踏致死。这是英国体育史上最严重的灾难。雪上加霜的是,事故责任被全部推卸到球迷身上。默多克旗下的《太阳报》在头版声称,球迷们对着警员小便,并扒窃遇难者的财物。直到近30年后陪审团认定这些球迷是被“非法杀害”的,案卷里的错误才正式得到纠正,为96名死者伸张了正义。然而对于那些参与1984年南约克郡罢工——即所谓“欧格里夫战役”——并受到警察“残暴对待”的矿工来说,呼吁政府展开公开调查的“欧格里夫真相与正义运动”仍未等来答复。2016年,时任英国内政部长的安伯·拉德表示将不会对此进行调查。

  这哪里有什么公开和透明?

  历史学家形容欧格里夫冲突“仿佛中世纪战役,包括了攻坚、战斗、驱逐、追逃等环节,是国家合法暴力的残酷例证”

  同样的手段,也被用来掩盖当权的那些有恋童癖嫌疑和其他不法行为的高官。直到今年,我们才了解到,上世纪80年代英国首相撒切尔曾经亲自保护过一名据说“尤嗜童男”的保守党资深议员。我们不知道苏联高官如果虐童是否会遭到起诉,也许不会;但我们知道,上世纪80年代的英国的确发生过这种掩盖丑闻的行为。谁又真的相信今天的英国不存在这样的情况呢?

  法国哲学家昂利·柏格森和奥地利哲学家卡尔·波普尔将社会分为“开放型”和“封闭型”两种,但所谓的“开放”的西方社会并不如我们在外界引导下所认为的那样“开放”。这种开放性不足以让政客们坦率地承认西方外交政策直接或者间接地资助了恐怖分子,而正是这些恐怖分子把矛盾对准了西方国家的平民。西方国家对这个问题三缄其口,哪怕曼彻斯特体育场爆炸案的袭击者已被查明与在军情五处挂了号的反卡扎菲武装有关联,哪怕突尼斯海滩屠杀案的凶手就来自“被解放”的邻国利比亚——他在那里接受了“伊斯兰国”组织的训练。

  西方此类禁忌话题还有太多太多,其中有些我甚至不敢在本文中提及。相比之下,诸如“通俄门”或认为反种族主义的英国工党内部“充斥着反犹主义”等不诚实或缺乏事实依据的说法,却大行其道。这些是我们能够谈论的话题,事实上,某些评论员除了这些,其他几乎什么也不谈。

  最大的讽刺在于,就在我们被告知HBO的《切尔诺贝利》揭露了苏联“封闭”体制的腐败的同时,一位真正信仰开放、透明、新闻自由和政府问责制的人,却在所谓“开放”的伦敦城里顶级戒备的监狱中受苦受难,面临可能被引渡至美国并被判处175年监禁的命运。维基解密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唯一的罪行,就是想向我们展示隐藏在幕后的真相,他遭受的迫害绝不亚于上世纪80年代我们时有耳闻的苏联异见人士。

  有人说,长期斗争会使你越来越像你的宿敌,至少越来越接近对方在你描绘之下的形象。回顾冷战,再放眼当下,这种说法似乎已经成为现实。

  今天的西方国家缺乏透明度和开放性,撒谎已成为新常态,像极了当年切尔诺贝利事故发生时它们口中的苏联。

  我好奇的是,西方的戈尔巴乔夫在哪里?我们迫切地需要他推出西方版的开放政策。

(来源:中国吉安网)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联系邮箱:281393370@qq.com







图说新闻

更多>>
日本F-35A坠毁让飞行员背锅 美国厂家却“逍遥法外”|黑匣子|飞行员|日本_新浪军事_新浪网

日本F-35A坠毁让飞行员背锅 美国厂家却“逍遥法


列表页底部广告
返回首页